湖南龙创伟业互联网科技有限公司



情怀,敌不过简单粗暴

浏览数:144 

易到又被卖了。

从周航转手给乐视,再到乐视转售给新股东,不到两年时间,中国最早的约车公司,被卖了两次,错过了一个超级大风口。这种命运,之前有无数家互联网公司经历过,比如:卓越网、3721、易迅网……

周航一直被认为是理想主义者,贾跃亭则至少是个空想主义者。二人满满的情怀,却把一个金元宝变成了烫手的山芋。谁之过?

易到最早走的是商用车路线,也就是B2B:左手是商用租车公司(每家公司从几辆到几十辆车不等),右手是商务出行人群(基本都是公司报销。能开发票,也是易到最早的核心竞争力之一)。

真正的「高端,大气,上档次」。关键是商业模式成立,不需要疯狂烧钱就能赚钱,而且远离屌丝人群。中国很少有这种服务精英人群还能一手交钱一手交货的好模式,说是出行领域的奢侈服务,也不为过。从中国最具支付能力的人群入手,并做成生意,周航有资格傲娇。

所以,当滴滴们从脏乱差的出租车入手,从经济实用型私家车入手的时候,周航看不上、看不起也就可以理解了。坐奥迪、雷克萨斯的,怎么瞧得上开捷达、现代、奇瑞的?

直到开宝马、驾大奔的都在成为滴滴、快的、Uber的司机,周航才明白捷达们只是过江卒,飞日马、走田象、翻山炮才是后手。正常逻辑,都是高维打低维,但专车市场是个反例。没有卒子过河,就没有后面的烽火连天。

创业就是站队,改变方向比变节还难;我是谁,你是谁,是个立场问题;这既是周航的情怀,也是他的初心,但终究敌不过血淋淋的现实。

(二)

去年初春,很久不露面的陈年接受了一连串的媒体专访,宣布凡客重回文艺范路线。一时兴起,他还利用业余时间写了篇一万多字的《穆旦小传》。

同样是去年那个时候,京东一季度财报出来,股价跌至上市以来最低。已经卸任京东商城CEO两年的刘强东坐不住了,一边破口大骂,一边撸起袖子宣布回归。这才有了今年京东市值直逼百度的故事。

陈年还是陈年,刘强东早已不是刘强东。 2008 年,京东历尽千险完成 2000 万美元B轮融资,估值大幅缩水;同年凡客完成B轮+C轮共计 4000 万美元融资,风光无限,把土老帽京东甩在了后面。刘强东只能在小电影里看一眼苍井空,陈年能抱到真人。情怀带来的流量,大大滴。

后来凡客误入歧途,雷军找陈年聊,一宿一宿地聊,但陈年就是不知道哪里错了。其实他比谁都清楚问题在哪里,但问题之上,压着「情怀」二字。搬不动,也不想去搬。搬走了就不是陈年了。

刘强东也遇到过投资人的逼宫:为什么要烧钱做仓储、做物流、做全平台?为什么就不能做家轻资产的电商?比起干部子弟陈年,农村娃大强子认死理儿,一言不合就掀桌,掀桌之后把怒气都发泄在自己认的死理儿上。

刘强东搬开了情怀,但那是投资人的「情怀」。京东表面上重,其实是实质上「轻」。去哥大充电不到半年泡上奶茶妹妹,刘强东顺利减肥成功,但京东又变「重」了。投资人抱着情怀在被窝里笑。

(三)

ofo单车的前身叫ofo骑游,一个深度定制化骑行旅游项目。一看就是文艺范十足的创业方向:野外、山地车、若干男女、蓝天白云、林间小道、死得快。

从荒郊野外转向大学校园之后,ofo骑游彻底死了,但ofo单车彻底火了。充满视觉暴力的黄,干掉了性冷淡之下的情怀光谱;戴威丢掉了《葵花宝典》,捡起了《禅与共享单车维修艺术》。接地气才有出路嘛。

文艺女青年胡玮炜做共享单车,谁都不看好。「车子一上来就会被偷光的!」这是所有人的忠告,和认知。但胡玮炜一句话就够了:「车子要是多到不用偷,谁还有必要偷呢?」这不是情怀,这是元认知:足够简单、足够粗暴、足够ofo试错。

在共享单车起来之前,最先起来的是一大批文艺范自行车品牌,它们不是大路货的捷安特,也不是传统的飞鸽、凤凰,而是完全类似北欧小镇、日本小岛上的单车,想象车主穿着麻布长裤、限量版小白鞋、最好再扎着一条短围巾。迎风招展,骚气蓬勃。

但共享单车毁了这个梦想。无论你是从波士顿回来的白富美海归,还是从铁岭来京务工的餐饮小哥,都没必要再花钱买一辆自行车来证明自己的品味或节约自己的时间,共享单车够用了。在公共厕所憋急了报纸都可以用,谁还自带日本的Hanebisho?

情怀不等于品味,特别是当打着创业、融资旗号的时候。不是保时捷先走近千家万户才有老福特、老拉达的,有些事也不能拧着来。水到渠成,就是这个道理。